登录
注册

粉嫩玉足小说

•   作者:   • 收藏 0

林芳今年九岁,去年一场车祸令她父母双双去世,爷爷奶奶也早已去世多年,亲戚们谁也不愿意抚养她,政府无奈将她送到了孤儿院。

  林芳所在的阳光孤儿院自办了小学,有七十多个孤儿、四名女教师。

  这天,和林芳同班并同宿舍的小女孩吴玉跑到教她们三年级的老师罗蓉蓉的单身宿舍去打小报告,吴玉走进罗蓉蓉的单身宿舍对着坐在电脑前看电视的罗蓉蓉叫了声:“老师好。”

  罗蓉蓉转头一看道:“是吴玉啊,你找老师有事吗?”罗蓉蓉二十三岁,身高一米六八,身材好,长得也很漂亮。

  吴玉点了点小脑袋,神秘兮兮地道:“老师,林芳她偷偷闻我的袜子,还用嘴舔。”吴玉这小女孩还不知道这件事的性质,就是感觉有点不好,所以才报告给老师。

  罗蓉蓉惊讶道:“闻你的袜子,还用嘴舔!吴玉,你不要骗老师哦。”

  吴玉急道:“真的老师,我没有骗你,不信你问问林芳。”

  罗蓉蓉更惊讶了,看吴玉的样子不像说谎,难道她说的是真的?想到这里,罗蓉蓉对吴玉道:“吴玉啊,你去帮老师叫林芳过来,我问问她是不是这样子的。”

  吴玉点点头道:“好,我去叫她,老师,你别告诉林芳这件事是我告诉你的好吗?”小孩子的智商就是低,自己去叫林芳,不是摆明了告诉林芳是她告诉老师的。

  罗蓉蓉有点好笑,微笑道:“好,我不告诉她,你去叫她吧。”

  吴玉回到宿舍,对着真在写作业的林芳道:“林芳,罗老师叫你去她宿舍。”

  林芳诧异地望着吴玉道:“罗老师叫我去她宿舍?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吴玉微微有些慌乱地道:“我也不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林芳道:“哦,我马上去。”说着就去了。

  林芳走进罗蓉蓉的宿舍,有点紧张地道:“老师,你找我。”小孩子都很怕老师。

  罗蓉蓉板着脸对林芳道:“林芳,你是不是偷偷闻吴玉的袜子,还用嘴舔。”

  林芳小脸上顿时脸上羞红,内心惊恐,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罗蓉蓉道:“不说话就是承认了,你说你为什么要闻、舔吴玉的袜子。”

  林芳还是不说话。

  罗蓉蓉气的用手在林芳脸上打了一巴掌,生气道:“你再不说我就开除你。”平日里打孩子习惯了,反正打了也是白打,一般学校打了孩子父母还会去学校讨说法。在这里不会,这里都是孤儿,没人管这些孤儿,打了这些孩子,她们除了自己偷偷地流泪也做不了什么。

  林芳小脸上被罗蓉蓉一巴掌打得通红,再加上罗蓉蓉又说要开除他,吓得哭了起来,哭声道:“老师,呜呜……我说,求求你不要开除我。”

  罗蓉蓉冷声道:“嗯,你说,说了我就不开除你。”

  林芳抽泣地道:“老师,我喜欢女人的脚和袜子上的味道,一闻到我就很舒服,我最喜欢舔女人的脚,但我不敢舔,所以才偷偷闻吴玉的袜子,老师,求你不要开除我。”

  罗蓉蓉震惊了,居然还有这种人?喜欢舔女人的脚!罗蓉蓉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丝笑意掠过嘴角,和声对林芳道:“老师可以不开除你,你说你喜欢舔女人的脚,那老师的脚你也喜欢舔吗?”

  林芳停止了抽泣,低下头看着罗蓉蓉穿在脚上的运动鞋,吞了吞口水,眼中露出渴望的神情,但她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罗蓉蓉见林芳不说话,气的左手抓着林芳的衣领,右手左右开弓打了林芳五个巴掌,林芳漂亮可爱的小脸上顿时红肿起来。罗蓉蓉停下手道:“老师问你话你竟敢不回答,再不回答我打死你,不许哭。”

  林芳被打怕了,听到罗蓉蓉说要打死她的时候,她不由得想起了去年刚来的时候有个孩子因为顶撞罗蓉蓉被罗蓉蓉打了个半死的情景,事后罗蓉蓉一点事也没有,而那个孩子的伤至今还没好的情景。

  林芳虽然很疼,但她不敢哭,怯怯地小声道:“老师,我喜欢舔。”

  罗蓉蓉轻蔑一笑道:“大声说清楚点,你喜欢舔什么?”

  林芳大声说道:“老师,我喜欢舔您的脚。”

  罗蓉蓉笑了起来道:“既然你那么喜欢舔,我就让你舔吧,先去把门锁上,窗帘拉下来。”

  林芳反锁好门拉下窗帘走到坐在大班椅上的罗蓉蓉面前,怯怯地望着罗蓉蓉。

  罗蓉蓉冷声道:“跪下,给我脱鞋。”

  林芳高兴地跪下,伸出小手解开罗蓉蓉的鞋带,左手吃力地托起罗蓉蓉的脚腕,右手轻轻地脱下运动鞋,露出一只穿着白色棉袜的脚,脚趾部位还有黄黑色的脚汗和泥垢的混合物。顿时一股酸臭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林芳陶醉地将脸伸到罗蓉蓉的脚底,鼻子在脚趾下呼吸着。

  罗蓉蓉居高临下地看着脚下的小女孩陶醉地呼吸着自己脚上的气味,平时自己有点懒,袜子一个星期才洗一次,鞋更是一年都洗不到三次,脚上的气味自己都不愿多闻,如今还有人喜欢闻自己的臭袜子,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将左脚搭在林芳幼小的肩膀上,右脚脚趾往前抵了一下,只见林芳左手托着自己脚跟,右手扶着自己脚背,将鼻子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脚趾里,贪婪而忘情地呼吸着,脚趾都能感觉到林芳越来越急促的呼吸,温热的气流随着林芳急促的呼吸快速地在自己脚趾缝中穿过,在鞋里捂了一天的臭脚充分地释放出来,真舒服!

  林芳从小就很下贱,在幼儿园的和其她小女孩玩耍时候就想尽办法天天闻她们的脚。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可以真正地闻别人的袜子,她跪在地上,幼小的肩膀上扛着罗蓉蓉修长的美腿,双手吃力地捧着罗蓉蓉的臭脚,那陶醉的神态似乎迷失在罗蓉蓉臭脚的臭味中。看着罗蓉蓉的眼神充满了畏惧、崇拜的神色,从她的角度看去,罗蓉蓉俯视的目光是那么的高贵,更加激发了林芳的下贱心里。


  闻了一会,罗蓉蓉右脚向前蹬了一下,将自己的脚和林芳的口鼻分开。


  林芳迷惘、期望地看着老师,罗蓉蓉道:“你不是说喜欢舔我的脚吗,现在舔吧。”


  林芳欣喜道:“谢谢老师。”左手托起罗蓉蓉的脚腕,右手轻轻地褪下罗蓉蓉的臭棉袜,一只完美地玉足呈现出来,白皙的皮肤、深深的脚弓、脚趾修长,趾尖就像五个樱桃般红润饱满,让人忍不住想去亲吻,林芳虔诚地望着眼前完美的玉足,呆住了。


  罗蓉蓉见林芳脱了自己袜子迟迟不舔脚,俏脸一凝,右脚向林芳脸上用力蹬了一脚,口中骂道:“小贱货,怎么不舔啊,想反悔!再不舔我踹死你。”


  林芳正盯着眼前的美脚看的入神的时候,眼前的美脚向后一缩,然后势不可挡地向自己眼前袭来,林芳只感觉那只脚如山一般庞大而有力,林芳被一脚蹬的向后仰倒在地,听见罗蓉蓉的话后,顾不上脸上的疼痛,赶紧爬起来跪在罗蓉蓉脚前抱着罗蓉蓉的脚哀求道:“老师求求您别打我,我舔您的脚。”


  罗蓉蓉轻蔑一笑道:“小贱货就是贱,不打皮就痒痒,还不快舔。”


  林芳赶忙双手捧起罗蓉蓉的右脚,嘴唇贴在罗蓉蓉的脚趾上,伸出舌头舔着。


  罗蓉蓉看着脚下的小女孩,幼小的稚嫩的脸也就比自己半个脚掌稍微大一点,在自己脚下奋力地舔着自己的脚,舌头伸进自己脚趾缝中用力地摩擦自己的有点痒的脚趾缝,自己的脚趾随意地夹着她的舌头、鼻子,玩弄着她的小脸,感觉舒服极了。


  舔了一会罗蓉蓉感觉右脚的脚趾缝不痒了,让林芳换左脚舔,看着脚下的小女孩陶醉、虔诚地给自己舔脚,罗蓉蓉感叹起来,看她样子好像舔自己的脚很兴奋,一点也没有不情愿的样子,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贱的人啊!罗蓉蓉感觉很奇怪,打开面前电脑的浏览器,在百度搜索框中输入“舔脚”然后按下回车键。只见屏幕上出现很多调教、SM女王、舔脚等信息,罗蓉蓉好奇地一一点开浏览。


  罗蓉蓉边让林芳舔脚,边浏览着,看了半个小时,罗蓉蓉终于明白了,原来林芳是恋足者,难怪舔自己脚的时候那么兴奋,而且恋足者还喜欢添隐部、gang 

men,还喜欢喝尿、吃屎,看了看跪在地下舔自己脚的林芳,罗蓉蓉笑了。


  罗蓉蓉看着网上的女王们调教狗奴照片,狗奴给女王添隐、舔gang 

men、喝尿、吃屎,不由得xia 

ti有些湿了。对着还在给自己舔脚的林芳道:“行了,别舔了。”说着将脚抽了回来。


  林芳怅然若失地看着罗蓉蓉的美脚从自己的嘴里离开,回味般地舔了舔嘴唇,抬起头仰视着罗蓉蓉,希望她能继续将脚给自己舔。


  罗蓉蓉看着林芳的下贱样,掀起短裙,褪下内裤,两腿踩在椅子上蹲坐着,对跪在地下的林芳道:“小贱货,爬过来。”


  林芳爬到罗蓉蓉的椅子前,小脸离罗蓉蓉的阴部只有两公分,看着眼前yin 

mao整齐漂亮的阴部,闻着罗蓉蓉阴部散发出诱人的骚味,还没等罗蓉蓉开口就将口鼻深深地埋进了那片诱人地方,急促呼吸着那诱人气味,小舌头用力地伸进yin 

dao内疯狂地舔着、搅着……。


  “嗯……哦……用力点啊小贱货……对,就是这样。”罗蓉蓉舒服的呻吟起来,双手抱住林芳的后脑用力地往自己阴部压着,并摇晃着林芳的小脑袋用她的小鼻子摩擦自己的yin 

di。


  林芳被罗蓉蓉压得只感觉呼吸困难,在罗蓉蓉摇晃自己头的时候鼻子和罗蓉蓉的yin 

di中间会露出一丝缝隙,林芳趁这个时候艰难地呼吸着,以免被罗蓉蓉的阴部闷死。


  就这样过了二十分钟后罗蓉蓉双手更加用力地摇晃林芳的小脑袋,口中浪叫着,终于身体一阵颤抖,达到了高潮。


  林芳张大嘴唇贪婪地吸允着罗蓉蓉yin 

dao内流出的隐液吞进肚中。罗蓉蓉高潮过后慵懒地躺在椅子上,眼角瞥见电脑上狗奴喝女王圣水的画面,转头俯视着正在帮自己清理阴部的林芳,坏笑着道:“小贱货,想不想喝我的圣水啊?”


  林芳抬起头仰视着罗蓉蓉,迷茫道:“老师,什么是圣水啊?”


  罗蓉蓉笑道:“就是老师的尿啊,你想喝吗?”


  林芳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毕竟她还小,还不能接受喝别人的尿。


  罗蓉蓉美目一瞪,一手拉着林芳的小辫子,一手在林芳脸上“啪、啪”有力抽着,林芳挣扎着,双手抱着罗蓉蓉正在抽打她的手臂,想阻止罗蓉蓉对自己的抽打,可她的双手在罗蓉蓉这个成年女孩面前无异于螳臂挡车,罗蓉蓉的手还是势不可挡地抽打着林芳的脸。


  打了一会罗蓉蓉停下来骂道:“小贱货,你不喝我抽死你,现在你想不想喝了。”

林芳的脸被罗蓉蓉打得红肿起来,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那种疼痛可想而知,可她不敢哭,她怕哭了以后罗蓉蓉还会打自己,面对罗蓉蓉的逼问,她委屈地道:“老师,我……我想喝。”


  罗蓉蓉闻言又抽了林芳两下道:“小贱货,大声点说。”


  林芳稚嫩的声音大声道:“老师,我想喝。”


  罗蓉蓉又抽了林芳两下道:“说清楚点,你想喝什么。”


  林芳这次学聪明了,大声道:“老师,我想喝您的尿,我真的想喝,求求老师让我和您的尿。”


  罗蓉蓉这才露出满意的神情道:“你这小贱货就是贱,非要我抽你才老实,既然你那么想喝我的尿,那就赏给你喝吧,张大嘴巴贴过来。”


  林芳不敢怠慢张大嘴巴封住罗蓉蓉的yin 

dao,见罗蓉蓉还没尿出来,讨好般地用舌头舔着罗蓉蓉的尿道口,不一会就感觉尿道口的细流冲了出来,罗蓉蓉尿的力量很大,冲的林芳口腔内隐隐作痛,不过林芳此时顾不得痛了,她大口地吞咽着罗蓉蓉腥涩的尿液,生怕漏出一滴又要遭受罗蓉蓉的毒打……


  

罗蓉蓉俯视着在下面努力吞咽自己尿液的林芳,一种畅快感油然而生。


  不一会,罗蓉蓉尿完了,林芳的口舌不敢离开罗蓉蓉的yin 

chun,嘴巴贴着yin chun舌头在yin dao里舔着残余的尿液,眼睛仰视着罗蓉蓉,等待罗蓉蓉的下一步指示。


  

罗蓉蓉见林芳这么听话,回想着刚刚在电脑里看见狗奴吃女王黄金的图片,对还在舔她yin dao的林芳道:“把棉衣脱了。”


  

林芳虽然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自己脱棉衣,总归没好事,但她还是不敢迟疑,快速地脱下棉衣。


  

正值严寒季节,孤儿院老师的宿舍因为国家拨款和社会募捐,资金相当充裕,新建了一栋教师宿舍楼,并且将所有的教师宿舍都装了空调,但孤儿们的宿舍还是老房子也没有空调,所以林芳穿了很多衣服御寒,在温暖的空调房间内脱下棉衣感到很舒适。


  

林芳脱下棉衣后罗蓉蓉道:“把棉衣正面铺在地上,头躺在棉衣中间,嘴巴张大点。”


  

林芳依言将棉衣铺在地上,头躺在棉衣中间,大张着嘴巴,罗蓉蓉见状点点头,脱下除胸罩外的所有衣服,起身双脚左右分开站到林芳的两侧腋下,对着林芳的小脸慢慢地跪坐下去。

从林芳的角度看,罗蓉蓉的屁股就像泰山般高大,慢慢地下降,终于罗蓉蓉将屁股坐到了林芳的脸上,gang men正对着林芳大张着的嘴巴,yin 

chun包裹住林芳的小鼻子,“舔我pi yan,不然憋死你。”

  

  林芳此时正处于窒息的状态,口鼻被罗蓉蓉的pi yan和yin 

chun封住,听见罗蓉蓉的话后,林芳赶紧讨好地舔着罗蓉蓉的gang men,舌头伸进pi 

yan里去用力地搅动,嘴巴用力地吸允着,就像法式热吻一样,希望罗蓉蓉高兴了放她呼吸,不要憋死她。

  

  罗蓉蓉感受着林芳的口舌带给她pi 

yan的舒服,那柔软的小舌头灵活地前后左右穿梭于她的pi yan里,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的她舒服地呻吟起来“嗯……哦,再用点力啊,哦……。”

  

  

林芳更加卖力地舔允着,又坚持了数十秒后林芳实在受不了了,她的双手胡乱地推着罗蓉蓉的屁股,但她那幼小的双手无论怎么用力都撼动不了罗蓉蓉屁股分毫,但她还在尝试着。

  


  罗蓉蓉笑看着林芳垂死挣扎的样子,感受着林芳扭动头部带给她xia ti的舒适感觉,稍微等了一会,感觉林芳真的快不行了,这才微微抬起屁股。

  


  

罗蓉蓉坐下近一分钟抬起一次屁股让林芳呼吸,感受着林芳垂死挣扎带给自己那种用屁股决定他人生命的快感,就这样过了二十分钟,罗蓉蓉没兴趣这样玩弄林芳了,这次将屁股抬起来之后对林芳道:“小贱货,主人我有东西给你吃,等下主人我叫你吃什么就吃什么,你要是敢不吃我就坐死你,知道了吗?”

  


  林芳哪敢不应:“是,老师,您叫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林芳刚刚说完罗蓉蓉又一屁股坐在林芳的脸上,这次罗蓉蓉将yin 

chun和林芳鼻子之间留了一点空隙,没有完全封死,pi 

yan还是对着林芳大张着的嘴巴,酝酿了一下对林芳道:“小贱货,你的食物来了,吃快点,你要是敢不吃我坐死你。”

  

  

林芳还没明白老师说的食物在哪里,舌头还在罗蓉蓉的皮眼里搅动,突然林芳的舌尖感到罗蓉蓉的皮眼里有个略硬的东西压向自己的舌头,林芳顿时明白了罗蓉蓉叫她吃的是什么了,她还在犹豫,毕竟吃别人的大便她还不能接受,可是那团东西可不会顾及她的感受,一瞬间就充满了林芳小小的口腔,林芳感受着嘴里的苦涩感觉,迟迟不肯下咽……。

罗蓉蓉感觉林芳还没咽下去,俏脸一凝,又将yin 

chun包住了林芳的小鼻子道:“你不吃我就这样坐着憋死你,快吃啊,后面还有呢。”

  

  

林芳又窒息了,她明白如果不吃下去老师是不会放了自己的,林芳嘴巴被罗蓉蓉pi yan分开了,她不敢嚼口中的大便,怕自己的嚼动会将牙齿弄疼老师的pi 

yan,又引致老师对自己的折磨,于是林芳一点一点努力地吞咽着口中的大便。

  

  罗蓉蓉感觉小贱货已经吃完了自己的第一条大便,笑着将yin 

chun略微移开林芳的鼻子,让林芳呼吸,对林芳道:“小贱货真是贱,乖乖听主人我的话不就好了,以后主人以后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可以犹豫,知道吗?”

  


  林芳望着罗蓉蓉那凌厉的眼神,嘴里发不出声音,用鼻子“嗯”了一声当做回答。

  

  

罗蓉蓉满意地点点头道:“好,这才乖嘛,又来了,好好品尝吧,小贱货。”

  

  第二条大便又拉进林芳的嘴里

  

  


   林芳努力地吞咽着,一会儿终于吃完了,她主动伸出舌头继续舔允着罗蓉蓉的pi 

yan讨好她。

  

  罗蓉蓉在林芳脸上坐了一会,起身道:“去我卫生间里刷牙,牙膏在洗脸台上,旁边有个黄色的旧牙刷,你就用那个,那是你洗脸的毛巾,去马桶里洗脸刷牙,完了快点过来。”罗蓉蓉指着她的擦脚布

  

  “是,老师。”林芳不敢怠慢,赶紧拿着擦脚布洗脸刷牙去了。

  

  两分钟后林芳回来了,罗蓉蓉让林芳用她干净的嘴将罗蓉蓉的pi 

yan残留的大便舔干净,然后又叫林芳去刷牙。

  

  林芳回来后跪在坐在椅子上的罗蓉蓉面前,罗蓉蓉将一只腿搭在林芳的肩膀上,一只脚玩弄着林芳的小脸蛋,林芳托着罗蓉蓉的脚,忍着痛让罗蓉蓉肆意地用脚趾夹着自己的脸蛋、鼻子、嘴巴、舌头,稍一露出痛苦的神色罗蓉蓉立即用她那漂亮的玉足踹着林芳的小脸。

  

  罗蓉蓉道:“小贱货,你真像一条小母狗,你说是不是啊,小母狗。”

  

  林芳委屈地道:“是,老师,我像。”

  

  罗蓉蓉使劲用脚趾夹了一下林芳的小脸蛋道:“说清楚点,你是我的一条小母狗,还有,以后没人的时候要叫我主人。”

  

  林芳小脸蛋被罗蓉蓉用力一夹立即乌青,痛的龇牙咧嘴,可她不敢哭,颤抖着声音道:“是,主人,我……我是主人的小母狗。”

  

  罗蓉蓉还是不满意,又夹了林芳一下道:“声音大点,我听不见。”

  

  林芳大声道:“我是主人的小母狗。”

  

  “恩,继续说,我不说听不许停。”

  

  “我是主人的小母狗,我是主人的小母狗,我是主人的……”

  

  一直念了二十分钟,罗蓉蓉道:“停,你先回去吧,明天放学你再来。”

  

  “是,主人。”林芳回宿舍了。

  

  第二天一放学,林芳立即向罗蓉蓉的宿舍奔去,来到罗蓉蓉的宿舍门前,发现罗蓉蓉还没回来,林芳站在门口等着,过了二十分钟,罗蓉蓉回来了。

  

  罗蓉蓉看都不看林芳一眼,开门进了屋,坐在椅子上道:“进来把门锁上。”

  

  林芳跟着进了屋,锁上门,立即跪在地下,爬到罗蓉蓉面前,头伏在罗蓉蓉的鞋面上。

  

  罗蓉蓉满意道:“小母狗还挺乖,不过以后要说请我指示。”

  

  林芳道:“是,主人,小母狗请主人指示。”

  

  罗蓉蓉点点头道:“恩,你去宿舍让吴玉她们帮你把你的东西都拿过来,我和学校打过招呼了,以后你就在我这里住,去吧。”

  

  “是,主人”林芳爬到门口站起来开门,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林芳和她宿舍里的几个小女孩将她的衣服被褥等东西都搬到罗蓉蓉的宿舍。

  

  放好东西后,他人都走了,林芳跪伏在罗蓉蓉面前道:“主人,小母狗请主人指示。”

  

  罗蓉蓉淡淡道:“舔脚。”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